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7-缅铃塞穴绳刑磨批,舔完批血带老婆跑路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【作家想说的话:】

批痛的一章

-----正文-----

四下寂静,只有沈宥的呼救声在深牢中回荡,身后巨狼已近眼前,一只爪子搭上他的肩膀,他记起幼时随父亲打猎,教他若在林间遇见了狼搭肩,切不可贸然回头。他悄悄抓起一把灰土,揪着心口默数,猛地往身后一扬,而后弓身从狼腿下钻过去。

“来人啊!来人——”

身后狼吼如影随形,狼口中的热气,几乎已经扑到颈后。

狄夷不曾想到这凡人如此机敏,这么跑动起来,不免刺激他的兽性,想要追逐抓捕对方。一爪子抓过去,那人凄厉地呼痛,背上的官服被抓破了,露出雪白的脊背和背上鲜血淋漓的爪印。

鲜血刺激得狼妖喉头酸渴,迫切地想饮一口热血,连连抓扑而去,将那人官服抓得稀烂,露出大片热肉,血香肆意。那凡人脸上肮脏,身子却白净异常,让他尽管眼睛受伤,也能在黑暗中准确捕捉到那抹雪白和血气的位置。

沈宥被抓破了脊背和手臂,痛得头晕目眩,凝神听身后风声呼啸而至,拼尽全力滚向窗下。狼爪拍在窗下石床脚,登时碎裂,他忙爬过石床,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看清了那张狰狞的兽脸——狼眼受了伤,可破。

狼嘴一口咬下,他闪身一躲,抬手抓向血肉模糊的狼眼。巨狼被挠了伤处,吃痛地连连甩头,沈宥趁此,忙抓起它颈间铁链往窗棂上断裂的铁杆上一挂,翻身滚躲到牢门边,那野兽也跟着扑过来,可是却被铁杆拘束着身子,血盆大口只能冲到沈宥一臂外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tealightbook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