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9-洞房花烛夜,狼鼻奸批草哭美人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【作家想说的话:】

瓠瓜:苦葫芦。合卺酒里的卺,意思就是把瓠瓜一剖两半当酒杯,喝完交杯酒再把两个葫芦瓢合在一起,就叫合卺。

洞房这场的车比较长

-----正文-----

妖力幻化出的偌大婚房中,一卷红纸凑上大红喜烛,火焰燎尽那些力透纸背的墨字后,跪在蒲团上的美人身裹青绿钗钿礼衣,广袖上挽着的披帛如金沙流泻,纤腰上束大红鸳鸯抹胸,颈配七宝璎珞,满鬓珠翠奇珍,好不华贵。他跪直身体,跪在他身旁的男人披着绛红翟衣,倒是简单,全凭宽肩阔背撑得一身挺拔雄厚,颈子上却是一颗狼头,亦学着他的样子双手合十。

“皇天在上,后土在下,山河为鉴,日月为凭,诸天神佛为证,吾沈宥今与狄夷结为爱侣,任凭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吾心不改。”

狄夷亦学着誓词复诵一遍。沈宥取来那把匕首,削下一缕头发,那吹可断发的利刃,却割不下狄夷的狼毛。

“这是我的乳牙,它出在我身上,如何能伤我。”狄夷声音低缓,好像这样就能让时间也走得慢些。

他拽下自己心口一簇灰黑的软毛,和那缕乌发绕成一束,装进小小的荷包里。

“夫君。”沈宥环上他的背,双手从狼脸边垂下来,握住他的手指,将嘴唇埋进半垂的硕大狼耳里,头上步摇晃得碎响,“夫君,夫君。”

“若我早早勤加修行,”狄夷两耳齐齐向后倒垂,几大滴眼泪从垂着的狼脸上落下来,滴在两人交握的手指上,“就能打得过那道人了。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tealightbook.com

(>人<;)